无规则放逐的虚无夜空

完全没脑子的写手【?】一个

那什么,就。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ihqebdjbepjx【被捂嘴】
来一起听歌搞小男孩么?【你这人】
关于选曲原因可以直接问我但不接受迷惑(?)言论【因为本人就是个bug机遇到这个情况根本解释不通啊orz】
也欢迎同好们集思广益我听的歌有点少【卑微】
有写东西画东西的也欢迎来找灵感?总比大海捞针强吧【喂】
就这样【?】

1月12日私人追加:光るなら,感觉适合梅梅和空带着全场一起唱最后浮某被生拉硬拽着一起笑着唱呜呜呜呜。【你】

1月16日私人追加:梦中之梦,具体原因看pv

1月24日(除夕)私人追加:二息步行,没别的原因,就为了一句“想要见你”,以及言语的互相影响

1月25日(初一)追加:ひかりふる【光降】,请各位自行脑补浮士德对着梅菲斯特唱。歌词和晓光之歌肩并肩。

想推歌的看这边啦!

我看这最近tag里边不少推歌的

首当其冲就是阿吽的的节奏以及orange

我看见还有人推无梦之梦?

这样,各位可以把你们认为适合浮梅的歌撂我评论区?我回头搁网易云做个合集

如果是“跟原剧情没太大关系但我就是觉得很合适”这一种麻烦各位写一下理由呗也是方便大家理解?【其实是你理解能力不好吧!】

就是这样!


可能是这几天有点情绪上头说了不对的话。。。

应该加个狗头的忘了【扑通跪下】

确实啊,画什么不应该受人控制。。。。要怎么道歉呢。


意难平的胡言乱语。

我去lof转了一圈专挑高热度的看还指望能不能靠看看甜的缓缓。

结果发现了好多预言家。

伊诺爱唱歌

萨沙是他的救赎

萨沙杀死伊诺唯一的办法就是背叛他

我他妈是在找罪受。:)

我真的在意难平,我在想办法写if线,我跟列表一个老师跟群里好多人嚎了好久但是

我下不去笔。

我对着稿纸差点没在室友面前哭出来。

我在想要怎么在必死的时间线中撕开一条缝

但人不敌天哪,你同人打得过官方吗

即使写出来了那也不是真的啊。。

我看到至少5个if线了

但是越看越难受

相对来说最甜的那个看完我根本没绷住眼泪,即使我在评论区留了言

死一个留一个,精神支柱崩塌,在绝望中窥见希望结果面对的是不可避免的死亡

这些个雷点,对,雷点,鹰角在第六章一个一个踩得死死的。不过你文案牛逼这我承认不过你还不如用以前文案呢说不定我还难受不这么严重【失智发言】

我可能在第七章出来前再也缓不过来了。

浮士德希望梅菲斯特能因为他的死找回自我,可他的自我早就伴着那些个生不如死的日夜消失了,若不是浮士德那句无心之言,他可能会因为不懂反抗活生生被折磨死啊!梅菲斯特再怎么会下国际象棋,再怎么懂得指挥,他首先比不过在座各位博士,因为他还是个小孩,其次他比不过塔露拉,因为他基本没有心机。

所以他在5-10打输了导致浮士德重伤,所以他被塔露拉利用。

但是浮士德一直以为梅菲斯特变得不在乎他人是因为自己说的话影响他了

反应到这一点我脾气立马就上来了

所以浮士德你能不能用你那个还正常的脑子给我好好想想,你他妈不说那句话梅菲斯特根本不会反抗更别提活下来了好吗!你觉得你的话会影响他那请你想想怎么劝他离开整合好吗!塔露拉的面目你不是看穿了吗你个信球孩子!啊!?你能不能冷静一点想个办法一起突围啊!是,梅菲斯特可能会因为你的死稍微思考一下,但他那个极大可能被源石侵蚀的脑子能想到什么,只能想到你死了好吗!

我真是。

顺带一提梅菲斯特体表是没有源石结晶的,我岛病例是有的,比如夜魔泡普卡幽灵鲨,无一例外精神失常,夜魔有调香师,泡普卡有凯尔希和预备队A6,幽灵鲨有各位博士还有个关心她的斯卡蒂。

梅菲斯特有浮士德。

同理可证你们自己想想。

【精神崩溃】

我问你,可曾见过黎明。

当长夜结束,当光明重生,当世界万物进入新的轮回。

当云划出柔软而带着锋芒的轨迹如同永不坠落的彗星尾巴。

当阳光毫不客气的跟你勾肩搭背,给你目之所及之处豪奢地镀上金色。

你有没有想要沉眠于这充满希望的时刻。


【炎葬24H 8:00】初冬午后的橘子汽水

*凑人头选手登场

*数我最短最敷衍,死线蹦迪绝不认输【nm】

*cp炎客x送葬人,他们俩是真的,人物归官方ooc归我

*是小甜饼

*可以的话请↓







天灾之下,物资的运输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因此罗德岛上偶尔也会有不常吃到正餐外的食物——也就是零食的时候,比如前段时间,即使是坚雷的地下零食流水线,也只能做到满足岛上小干员的口腹之欲。送葬人也被迫断了几天糖,他当然不会将自己的小小心思写在脸上,可深知送葬人私下里嗜糖如命的炎客,表面上对此假装视而不闻,实则在最近一次远赴哥伦比亚的采购中,偷偷藏起一瓶被冷风处理过的橘子汽水,在房间里那个有着大片阳光的窗边,把汽水塞给正在埋头于地质资料的送葬人。

 

送葬人由于一时忙不过来,便顺手将装了橘黄液体的小玻璃瓶放在桌上,发出“笃”的一声闷响。“甜的。”炎客扬扬下巴指向汽水瓶,“你不喜欢?”“博士委托我的工作还没做完。”送葬人头也不抬,说着合上手上的资料,用带了半掌手套的手执笔伏案“唰啦唰啦”写起报告,而汽水瓶子则被拎着颈子做了镇纸。炎客正打算把他强行从桌边拉开,突然愣住了。他站在床边,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此时仍在奋笔疾书的送葬人被舷窗外的午后阳光聚焦,暖黄的光线给他奶金色的短发镀上一层柔软的涂层,而放在他面前的“镇纸”被光明贯穿,像个小小的蜡烛一般在送葬人的脸上晕出隐隐约约的橘黄色,使他的肤色看上去不似平常那么苍白,平添了些生气。侧对着舷窗坐的送葬人在炎客看来仿佛坐在云端被漫无边际的柔和阳光包围——倒不如说送葬人自己像一朵被光束磨平了棱角的云。此情此景让炎客想起前段时间在花房看见的一朵映着夕阳的雏菊,虽然他心知肚明送葬人不是这种柔嫩的生物,但此时的送葬人身上罕见的毫无杀气,有的只是平和,正如一朵默默开放,只能为他所见的花。

 

于是炎客没有打断他,反而坐在床边看着送葬人在那忙活,他不禁后悔起没问麦哲伦借相机。一时间屋里安静得仿佛连呼吸和心跳都不复存在。

 

报告不短,但送葬人写的飞快,不大会儿便合了笔,整理好桌上的一堆纸后便拿起汽水瓶子一拧,见瓶里冒出过多气泡后将瓶盖拧回些许再慢慢慢慢拧开。“你这么开瓶子太磨叽了。”“这样不会使汽水溢出。”送葬人一板一眼的解释,像个机器人。噗呲。炎客笑出声。热爱糖分的机器人。送葬人懒得理他,再加上本来就有点渴,便自顾自的喝了一大口橘子汽水在嘴里。一刹那,气泡在他的舌尖上炸开,再加上汽水本身就挺凉,这两者的结合对于送葬人来说是可个不大不小的刺激。他愣了一会儿,发现吐出来好像不太行,便一仰脖咽了下去,而这份刺痒和凉意传达到喉头后却逼得他眼里积了生理性的泪水。炎客也不忍了,直接笑出了声,换来送葬人的一记眼刀后才老老实实的闭了嘴,转而去伸手轻轻抹掉送葬人脸上透明的液体,暗叹一句这人真是经不起一点刺激。

 

汽水在桌上敞着口放了一小会儿,里面的气体散了些许,送葬人这才重新端起瓶子,小口小口啜饮着,品尝着橘子味的酸甜。汽水依旧是凉的,但已经没有刚才没有刚才那么刺激人了——炎客心想,因为他看见送葬人明显喝得快了些,喉结一动一动的。

 

炎客咽了口唾沫。

 

他在送葬人松开瓶子换气时抢走了汽水,惹得送葬人挑了挑他那对好看的眉,一脸困惑的看向他,炎客不多言语,灌了自己一口汽水后上前将送葬人整个人堵在布艺椅子里。而后他把自己的头凑上去,将口中被暖热的汽水一点点渡了过去。令人有点意外的是送葬人倒没怎么反抗,而是慢条斯理的吞咽着混了恋人气息的汽水,以一个拉出银丝的橘子味儿的吻作为饮用结束的标志。

 

这之后送葬人便理所当然的犯了困。他忙活了好一会儿,汽水的甜味儿、爱人的亲吻,还有暖和的太阳,都让人变得懒洋洋,他不禁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结果当下被炎客提溜起来扒了鞋摁进被子。

 

“好好睡一觉。”炎客皱眉,见送葬人这会儿才开始挣扎便仗着自己人高马大把送葬人的手腕捉住,摁着他不让他下床,“你是不是没老实睡觉。”

 

“炎客,你也没老实配合治疗过。”送葬人半眯着眼试图呛他两句,但很可惜,他清明的大脑已经被切尔诺伯格59区的地形搞得一塌糊涂,即使博士强行把他从控制中枢赶了回来他还在坚持写报告,结果就是他声音中透出的倦意让炎客磨了磨牙,半是气恼半是心疼的和送葬人大眼瞪小眼。

 

一时万籁俱静。

 

“……行吧,我以后配合治疗行了吧,赶紧睡觉。”炎客松了送葬人的手腕,举起两手比了个“投降”的样子。送葬人这才侧过身半张脸埋在被子里,不多会儿便放松了呼吸陷入沉眠。看,这不是睡得很熟吗。炎客躺在送葬人身边,趁着送葬人睡着了便开始光明正大的轻轻捏着送葬人的脸玩——放在平时自己说不定会被人下意识一手刀砍晕过去。从哥伦比亚赶到龙门边境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前雇佣兵炎客先生再能撑也开始瞌睡,于是他就势一臂搭在恋人腰侧,和对方一起在这个温暖的梦中暂时忘却乱世,相拥而眠。

【END】


【感谢看到这儿的你!】

【银博七夕11h/24h】博士的七夕礼物

*大家好最菜选手现在登场了!【。】

*请大家收看文不对题现场【这题目就够俗了好吗

*cp是银灰X炎国男博(双向暗恋)【扶额】

*并不合格还贼™短的沙雕【你还有脸提】

*ooc我的罪过请轻喷orz

*银博是真的

*设定迷我知道饶了我吧

*祝大家七夕快乐,有对象的甜甜蜜蜜,没对象的财源滚滚【这啥】










那什么凑合看吧↓















七夕快到了。


“哎?银大老板你居然不知道七夕?”食铁兽看着面前的特大只菲林不禁觉得好笑,”七夕啊,可是炎国的情人节哪,您还不知道?”


情人节?


“哎呀,虽说是情人节,但更多的是为了‘乞巧’啦.虽说是炎国的传统节日,但由于天灾和战乱,也只有像龙门这样的大城市还有庆祝仪式了.”食铁兽一边擦着拳甲一边跟银灰解释,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朝银灰露出一个八卦的笑容.


“我就说你哪儿来的雅兴问这事儿,绝对有鬼。”


银灰:【喀兰圣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jpg】


“我知道了!一定是——”


银灰内心警铃大作。


“——帮崖心问的!对不对!


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松了口气的银灰百感交集。


在食铁兽叨叨了一堆七夕乞巧的相关传统后,银灰终于绷不住了。


“……能麻烦你讲一下七夕和情人节的关系吗。”


食铁兽的表情再度八卦起来,并将牛郎织女的故事和观星祈求姻缘的习俗讲了个入木三分。


距离七夕还有十四天。


-------------------------


银灰要问这个问题其实是事出有因的。


前两天他担任博士助理时,两人正在办公室翻资料批文件,而博士干着干着看了看日历,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快到七夕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银灰把这个没听过的新节日默默记下。


“哎,银灰,你们谢拉格过不过七夕节啊?”博士随口问了一句,想着如果有这节就给喀兰贸易的干员放个小假。


银·连七夕是个节都是刚知道的·灰:“盟友,很遗憾,谢拉格的传统节日里没有七夕节。”


“哎,可惜了,也罢,毕竟谢拉格和炎国是两个地方,习俗有差异纯属正常。”博士试图安抚银灰。


原来七夕节是炎国的传统节日啊。


————————————


讯使抱着一个帮他老板从可露希尔那儿买的某黑色多面体和银灰大眼瞪小眼。


“老板,您要这东西是……?”讯使觉得自己脸上的“营业性笑容”快要挂不住了,而他没说完的后半句被银灰一个眼神按回去了.


“咦?老哥,这不是星空灯吗?给谁的?”崖心凑了上来,眼神仿佛在发光。


“……恩希亚你别多问。”银灰接过星空灯,溜到他办公室去了。


崖心、讯使、听到动静过来的角峰:???


一阵寂静过后,角峰试探着开了口:“老爷他,会不会……”


讯使一脸看破红尘:“角峰大哥,这东西一看就是给女孩子玩的,如果不是直接送到初雪小姐那,也不是给崖心小姐的,除了你的猜测还有别的解释吗。”


“话说你们就不好奇一下我未来嫂子是谁吗!”崖心突然兴奋。


毕竟她老哥在谢拉格和维多利亚让无数妙龄少女在他身上碰了壁,比喀兰圣山上的石头还冷还硬,但是这块石头今天好像为谁开了花?


仨人一合计,决定暗中调查一下看看“是哪尊大神能收服老板”(讯使语),以及“给老哥他个爱情白痴把把关”。(崖心语)


————————————————————


“咔嚓咔嚓”,一辈子没做过几回手工的银灰银大老板,此刻窝在办公室里,抄着一把小剪刀,和桌子上的透明胶带黑卡纸还有星空灯的壳作斗争。


可露希尔你个奸商!银灰无声咆哮。


天晓得前几天他看见投到墙上的火烈鸟和羊驼时有多崩溃。明明要的是星空投影灯谁让你给我拿个带动物的?!


无奈,银灰只好比着从远山那借的星象图重新给星空灯剪个壳。


正在粘新壳的银灰突然听见外边传来的脚步声,以及讯使的声音:“银灰老板,食堂开饭了哦。”“知道了。”银灰看了看外边渐暗的天色,觉得确实有点饿了,便把桌上的一堆东西锁到办公桌下边的小柜子里,出门吃饭了。


银灰走远后,角落里闪出三个人影。


暗锁表示撬个门有什么难的。


“搜!老哥肯定把东西藏起来了!”崖心甩了甩手里的登山绳,“好不容易让讯使把老哥支走,趁饭点赶紧看看有没有什么关于他对象的线索!”


夜烟掂了掂手里的魔法书不可置否。


不多时,崖心发现了办公桌上的可疑纸屑,便招呼暗锁夜烟过来在办公桌周围地毯式搜索,并让暗锁把柜子门撬了,夜烟从里边摸出一张星象图。


“哎,这个是远山的东西喵。”夜烟抖抖手里的纸,上边的天琴座和天鹰座被用铅笔画了个淡淡的圈。


三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把东西放回原位后拉门开溜。


“你们说星象图吗?那个只是我借给他的。”远山掩着嘴轻笑道。看到崖心的飞机耳又正色道:“想知道令兄的恋人大概是谁的话并不难,只需要——”“远山姐这是角峰大哥做的点心。”“成交!”远山乐呵呵地收下小纸包,捧出水晶球开始占卜。


过了一会儿。


“哎呀。”远山看着水晶球突然笑了出来。


“怎么了?”


“虽然不能说的太具体——”远山摆弄着塔罗牌,“但对方似乎是罗德岛的高层人员呢。”


“???”崖心一脸蒙圈。


——————————————————


当晚宿舍。


“远山的占卜说我哥跟罗德岛高层搞上了。”崖心还没缓过来。


“那能是谁?阿米娅还是凯尔希?难不成还是S·W·E·E·P的人?红吗?清道夫?再要不然华法琳?”讯使感觉自己意识已经放空了。老板真牛逼。他想。


角峰拍了他一巴掌。“你小子能不能正常点,华法琳只能算老员工。”



“说回来……老哥借远山的星象图上有两个星座被他划了重点呢。”崖心一拍手,掏出一张纸,“我把那两个星座的名称抄到夜烟书上偷偷带给我姐看了,她说这两个是天琴座和天鹰座……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有一次帮银灰去炎国跑过腿且正逢他们过七夕的讯使:战术后仰.jpg


“讯使你知道点什么吗?”角峰疑惑。


“老板他可能,不是要告白,就是要求婚,了。”


……


“你刚才说什么!!!!?????”

——————————————————

“博士?”阿米娅放下文件,“您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在担心的事?”


“?阿米娅你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博士您最近到了夜晚就会往窗外看……可是泰拉世界的上空早已被原石颗粒侵染,连月亮都看不太清楚了,所以我在想,博士是不是想看见什么,或者在想什么事……”


“阿米娅,你听说过牛郎织女的传说吗?”博士揉揉阿米娅的头。“我好像还记得一点……是一对夫妻被银河隔开,每年只能相见一次的那个故事,对吧?”“嗯。”“那么博士是有什么想见的人吗?”“倒也不是,哈哈……阿米娅,这个传说是和炎国的传统节日七夕节有关的,眼下距离七夕也就三四天了,虽然我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但炎国的东西我还是会想试试——哎呀不说这个了,写报告写报告!”


阿米娅看着开启工作狂模式的博士叹了口气。博士你别找借口了你明明就是心里有事。


阿米娅离开后,博士放下笔趴在桌上长出一口气。


想事……倒不如说想人吧。银灰一定是听出来了。这几天都不见他人,可能是在躲着我。也罢,等双方都冷静下来了,也许就过去了。


——————————————————————


七夕到了,但博士依旧加班到天色全暗。


喀兰贸易的宿舍里,银灰见崖心讯使角峰睡得香甜,便披上披风,拿着改造好的星空灯出了门,听到动静的崖心在银灰离开后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叫醒同样在装睡的讯使和角峰,悄无声息地跟在银灰后边和初雪汇合,一行四人跟着银灰七拐八拐,拐到了博士办公室门口。


“???”四脸懵逼。


银灰进了屋,四人扒在门口听墙根。


“哈欠——银灰?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博士揉揉眼。


“给你看个东西。”银灰把办公室的灯关了。


门口的四个人:!!!


“那个人也就这样了大半夜的夜袭。”初雪打了个哈欠。银灰的形象在她心里又掉价了。


“要不要进去救博士?”讯使撸起袖子,生怕恶豹强上弱博士【。】


“先等等。”不愧是角峰,这种时候还能沉得住气。


银灰把星空灯打开,霎时满屋洒满星光。


被工作折磨到昏昏沉沉的博士突然愣住了。


门外的四人也都愣住了。


办公室里流光似水,暖黄色的星星细细碎碎的拼在一起,组成了在泰拉世界最奢侈最治愈的星空,天琴座α和河鼓二交相照应,中间是浩瀚的天河,对一个没怎么见过星空的人来说,这景色美得惊心动魄。


“银灰你……这几天是在准备这个?”博士捂着嘴一脸的不敢相信。


“我怎么就没想到,罗德岛高层还有个博士。”崖心懊恼地揪着头发。


银灰递给博士一张纸条,博士摊开一看,呆在了原地。


“博士,泰拉世界的星空早已无法看清,但银灰愿意为你找一片星空。”


银灰想起食铁兽两周前说过的话——

观星嘛,本来就是图个彩头,但也有在星空下定了终身的。再说了,一起看星星这事,本来就很浪漫,不是吗?更何况泰拉世界星星稀罕,要看星空的话,可露希尔或许会有办法?

【END(?)】







后记

崖心她个大喇叭把这事传的整个罗德岛都知道了

凯尔希对银灰拱了罗德岛大白菜的行为表示严正谴责【博士:呃,其实是两厢情愿啦】

罗德岛制药公司和喀兰贸易公司的联姻在第二年一月于谢拉格举行

喀兰圣女友情出演司仪,并成为闹洞房主力成员带头坑哥

博士三月底才回罗德岛,回来时腰酸背痛【。】

【END】



上一棒: @老箱子 

下一棒: @永恒与无妄三角 

施耐德搞活动,画帆布鞋送给贫困地区的小孩。。。。【是法国的那个施耐德,卖电器的】
于是我就画了夹带。。。【本质是画渣】
被前台小姐姐说很新潮【慌张】
银讯那对被评成了优秀作品,塞赫的没选上emmmmm【知足吧你个不会画画的】
我现在很慌啊。orz
【占tag致歉🙏】

震撼喀兰贸易。
感动罗德岛。
莱茵生命有活干了。
【私信打个cp TAG】

所以米哥到底长没长

我有点虚,有人说米哥看着显老全怨叶夫打扮坏了,他生理年龄其实还是十几岁。。。。

我一开始一看,这和他小时候差距这么明显肯定长了嘛,谁知道只是,看上去显老???

要照这样说米哥是被彻底同化了!??隔壁有俩老师一个设定米哥决战后修回天狼一个猜米哥身上没有吸血鬼的血腥味,这么一来就基本上全推翻了。。。我还以为天狼血脉可以当抗体使唤的毕竟不是人类。。。。

希望有人能用官方数据说话救我狗命,合着尤里成哥了?!那所有的年上合着全年下了?!!毕竟兄弟俩将近半个头的身高差呢我觉得米哥没长就说不过去。。。。

我一直以为米哥现在都二十三四岁了,怎么这样啊。。。。

【胡言乱语】